小说:这个世界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放进灵井内,忍受无尽的煎熬

  • 日期:09-01
  • 点击:(1225)


fe1e000032651ae9e2a6

鞭子撞上了陈玉兰的身体,背上出现了一个血腥的红色标记。

陈宇让背部爬出井里,背后的碎石背在岩石山的一侧,只能在岩石山上看到一两块苍白的骨头,这一定是被一群五人杀死的骨头。挖掘人,也许兄弟的骨头也在里面。

陈宇不敢留下来,也不敢多思考。碎石完成后,他继续下降。这只有一个人来到井的高度。只允许一个人进出。它直奔山脉,挖了一点,直到遇到了灵石。因为这里的光环太丰富,许多挖掘的人都被炸毁丹田的精神力量所杀。

然而,由于挖掘者需要能够发现天地的天赋,而且这些人很少,武夷帮不敢随意挖出精神。毕竟,一个人被处决,他们会一直关注。挖掘精神的精神,只要身体有剧烈的呼吸,他们就会让人休息,直到身体平静下来并迫使他挖掘石头。

由于陈宇让他醒来,他已经在后山了。在武义帮的责备下,他进入灵靖挖石头。与此同时,他也到处观察,他总是祈祷看到熟悉的人物,那个说他将照顾他生命的兄弟。

自从五邑背后发现灵迈以来,它已被挖掘了几十年。山上满是眼睛。它们都在山壁上,直接从地面开放。挖掘下来,因为这里的精神静脉数量相对较大,很容易直接挖到直纹下的静脉,这样挖掘的人就会直接爆炸而死,而武义刚会改变策略而让挖人挖水平。慢慢接近螺纹的孔效率低得多,但它可以保证挖掘的人不会意外死亡。毕竟,这不是锤子销售,也不可能杀死所有的精神。

在后山的正峰,有一个古老的灵靖。这口井是直线上下,下面有直的静脉。凌靖上口有涟漪。一根绳子伸直,延伸到灵靖的一个深处。消失在灵靖的黑暗中。

在凌靖最深的地方,一个人物静静地挂在那里,没有任何兴趣,只有安静.寂寞.叶志秋慢慢醒来,他感觉不到任何呼吸,并且在丹田有一股热浪。移动,好像要爆裂,外在的精神力量不断涌向他,就像落水一样,水不断涌入口中,无论你是否需要.叶志秋的丹田满是气球,已达到引爆点。

绳子慢慢拉起来,叶志秋顶上的灯慢慢地从一个点转到一个圆圈,慢慢地听到了老摇晃的声音。

“怎么了?死亡没死?”一个熟悉的声音说。

“不,张教授头,仍然活着,但看起来它几乎消失了。”

“这会让他培养几天!不要死,主要帮助他。”

这时,叶志秋听到了第三人的脚步声。

“你要去哪儿?”

“少主,叶志秋已经无法承受身体,需要培养几天。”

“为什么你还要继续培养?他打扰了这个团伙,他没有罪。他应该杀了这个节目。”

“但是,帮助者说让他留下来是有用的.”

“你想要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说罪。

“回到帮助主的时候,上帝让他带领君倩宇来救他,这样就可以将钧倩玉一起抓获。”张罗回答说。

张a一脚摔到叶志秋身边,大声喊道:“不,给我回来,我要他爆炸而死”张is没有瘪,并且愣了几尺,他想把这些天郁闷所有发泄,特别是臭袜子事件,让他悲伤了很久。现在,帮派中的每个人都看到他远远地躲藏起来,甚至那些被自己的压力和自己的快乐所迫的妇女也被抹去了。一种强烈的香水,使他失去了帮派中的某个人。

“但是,帮助主.”

“现在我有最后的发言权,你知道吗?把我还给我吧!”张某内疚很生气,他想要折磨叶志秋去死。

张洛等人不敢违反规定,但他们不得不将叶志秋打倒。

张罪在井边等了很久。他想听到宽恕和痛苦的声音从未出现过。这让他非常失望。他全力以赴地摇了摇绳子,但他仍然安静地回应着他。

“少说道,他会死吗?只是喘气?”张珞问道。

“我不能死,我不会被允许以后拉,你知道吗?我想让他死得非常痛苦。如果他开始了丹田爆裂,让我知道,我要欣赏它,哈哈.“

~~~

陈宇让我再次进入凌靖。这里的人很安静。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武夷帮的毒骂。他们习惯每天都在寻找灵石。它们习惯于不抵抗,因为只能获得抵抗力。更多疯狂的殴打甚至可能会失去你的生命。有太多的例子,它们每天都在重复。人们眼中只有麻木。虽然在最光环中,人们的眼睛只是死了,没有任何痕迹。丝绸光环。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粉碎了。陈宇的身体显然已经开始变热了。他觉得下腹部有火烧。这可能是人们常说的丹田充满了精神力量。陈宇希望他在精神上休息一下。井里没有武夷帮。陈雨朗坐在狭窄的悲伤的黑暗中。他的兄弟只想到了就离开了他,并被武义帮带走了。就在这时,我还想起了我的兄弟陈玉兰,我记得叶志秋和君倩玉,她以为她是一个女人,而且没有受过任何限制。

“快点工作,不要工作,不要阻挡道路,影响我挖石头。”

路。看来这是一个来自凌靖的新人。陈宇心里暗暗说:这真是一个紧急轮回。

“你赶时间,我会帮你的路,嘿!去吧,给五个帮派挖掘石头,他们可能会抽几根鞭子。”陈宇冷笑道。

“我不是为五个团伙挖石头,而是为了找人。”

“你也在寻找某人?你在寻找谁?”

“我正在寻找两个人,一个是白痴叶志秋,另一个是白痴陈玉兰。”

“你对我大吼大叫?你是谁?我和你打架,我不能嫁给我的恩人,我不能在这里打开它,有一种去凌靖以外的地方,让我们单枪匹马?”/p>

“这似乎是个傻瓜,你的小身体仍然被我挑出来了?”突然说话的人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女人的声音,这句话对陈玉朗非常熟悉。

“你是谁?为什么学会和我的朋友交谈?”陈宇让他在黑暗中看不到对方的脸。

“这真是一个木筏,”那个从他脸上拉下面具的男人说道。陈宇用微弱的光线张开嘴巴。

“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