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70年丨华为是如何炼成的?

  • 日期:10-07
  • 点击:(1077)


?

声明:本文由网站站长的内容合作伙伴发布。

用一个词形容华为的2019年“事件的秋天”。

5月,华为遇到了“实体清单”事件,许多国内外企业受到影响。士兵们将挡住水并掩盖土地。华为有序调整了战略。

“海外市场现在已经恢复到禁令之前的80%的水平。”华为董事长梁华表示,华为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

华为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华为2019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4013亿元,同比增长23.2%,净利润率8.7%。从三大业务看,消费业务收入2208亿元,公司业务收入316亿元,运营商业务收入1465亿元。

在报告发布前一周,7月22日,美国《财富》杂志发布了全球500强公司的最新名单,华为排名第61位,仅次于微软。华为不仅下降了,而且比去年上升了11位。

华为以惊人的速度被全世界更多的消费者所熟知。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最新报告,2019年第二季度,华为在全球智能机市场的手机市场份额达到17.2%,排名第二,其次是苹果,市场份额为11.1% 。

尽管华为的手机业务仍然受到“实体名单”的影响,但华为加强了自学和投资,以填补业务未来发展中可能遇到的空白。 8月,华为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系统宏梦OS和自主研发的芯片圣腾910。同时,据报道,华为海思正在积极设计和开发各种芯片,包括笔记本CPU,GPU和移动设备应用芯片。华为对“备胎”进行了逐步纠正。

华为的业务涵盖通信行业的各个方面。通讯服务覆盖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相关专利数量居世界第一。目前,华为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手机业务暂时排名世界第二。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于承东将目标设定为世界第一。

华为现在屹立于世界一流的企业金字塔之上,但是在公司成立之初,华为一直在奔向中国农村地区。进军国际业务时,发扬“城市包围城市”的艰苦奋斗精神,专攻大件业务。公司不愿接受小订单,逐步将业务拓展到全球电信设备市场。

华为已经从小公司成长为世界一流的公司,经历了多个阶段,并拥有许多先天的标签,例如通信技术,完全股权,独立研发和国际公司。从本质上讲,这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典型例子,它们正逐渐从落后走向坚强。

华为公司成立于1987年,最初依靠程控交换机在中国的运营。到1992年,年销售额超过1亿人,从业人员超过200人。1995年,年销售额增长了15倍,雇员人数翻了一番。

尽管该公司已初具规模,但其大部分收入仍来自中国农村市场。如果华为想继续拓展业务领域,就必须走向国际。1996年,朱基总理视察华为时表示,国内交换机进入国际市场,必须提供买方信用。这给了华为很大的力量,华为的国际化战略也从今年开始制定。

华为首先赢得了香港和记电讯的合作订单,并以开放的趋势打开了俄罗斯市场,开启了国际市场的征程。

从1996年到2004年,华为是进入国际市场的起步阶段。在此阶段,华为已进入拉美、印度、中东和非洲市场。

可是对于华为来说,想要真正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只在亚非拉国家做生意,无法得到世界上其它企业的认可,从而很难获得与它们合作的机会。唯一的办法是在全球前三大消费市场站稳脚跟:中国、美国和欧洲。

这其中美国市场最为特殊,不可控因素较多。2002 年华为在美国德州成立了一个全资子公司 Future Wei,其销售的产品会比本土产品价格更低,因此业务越来越顺风顺水,这让美国本土企业思科感受到了威胁,后者于 2003 年中国春节前 8 天一纸诉状将华为告上法庭。

双方经过一年半的拉锯战之后以和解收场,但间接影响了华为在北美市场的发展进度。这场官司给了年轻的华为一个深刻的教训,想要拿到国际市场的入场券,就必须得交学费。

大洋彼岸的欧洲以西欧为主要市场,先拿下这里才能在欧洲站稳。2004 年到 2012 年,是华为在全球重要市场立足的阶段。

2004 年 3 月 30 日,华为在英国伦敦设立了欧洲地区总部。尽管此前华为在俄罗斯已经拿下过千万美元级别的订单,可在西欧市场,还得从零开始。

华为进军欧洲最大的难题在于信任。彼时移动通信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复杂且先进的技术之一,欧洲的企业无法相信中国人会在这样的高科技中有建树。

为了在欧洲立足,华为采取了多管齐下的策略。

那时候还在中国香港代表处工作的彭博被调到了欧洲做客户开拓工作,第一个客户是沃达丰 欧洲运营商领头羊之一。沃达丰在欧洲 20 多个国家都有业务分布,一开始选择在了德国建立了测试实验局。可由于认知度处于劣势,华为在后来与沃达丰德国团队的合作并不顺利。

彭博回忆道,彼时欧洲人天然地会对你有一个接受的过程和排斥的情绪。

欧洲业务的第一个突破点发生在移动电信服务商泰尔弗(Telfort)公司上。这家公司财力不如沃达丰、法国电信那样雄厚,却面对着如爱立信、阿尔卡特这样的电信设备供应商的竞争。走投无路的泰尔弗当时选择了华为主动找上门的合作。

在清晰地沟通了对方需求之后,华为提出一个解决方案:分布式基站,把基站室内部分的体积缩小到 DVD 大小,然后把大部分的功能放到室外去。进而满足泰尔弗小机型柜的要求。

这在当时看起来很难,以至于泰弗尔对这个方案将信将疑。但 8 个月之后,华为拿出了日夜劳作的最终成果,同时还承诺提供 7x24 的全天候服务,比当时的常规服务要好很多。以此撬开了欧洲电信设备市场的大门。

华为人的勤奋与耐心成了他们在欧洲立足的根本。

此后华为运营商业务开始重视客户忠诚度的培养,并逐渐积累起合作伙伴的信任,在欧洲陆续拿下了西班牙沃达丰的订单,接着华为成为罗马尼亚、匈牙利和希腊全网的独家无线供应商;后来华为还击败了对手爱立信,在瑞典拿下了 4G 合同,帮助其成为全球第一个商用 4G 网络的国家。

华为向欧洲市场的不断强攻,让它在欧洲市场打出了名号,华为成为了“运营商之友”。

数年间的迅猛发展,华为已经可以与爱立信、阿尔卡特这样的电信巨头抗衡。

2012 年上半年,华为收入 161 亿美金,爱立信收入 152 亿美金。从那时候起,华为牢牢地占据着全球电信设备第一梯队的位置,它是欧洲电信技术设备最大供应商之一。而欧洲市场已经是华为除了中国之外最大的电信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