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亲属决定遗体捐献应做到趋利避害

  • 日期:09-13
  • 点击:(799)


时间表

最近,“民法典”的人格权草案提交给了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的第三次审判。据报道,为了鼓励捐赠遗体,第三次审查草案补充说:自然生活没有表达对捐赠的不同意见。在自然人去世后,配偶,成年子女和父母可以决定以书面形式捐赠。这意味着在一生中没有做出任何安排,死后器官和器官的捐赠可以由近亲共同决定。

关于法律的这一新增内容,有一些意见应该仔细研究,以避免不利后果。例如,这项新规定可能导致放弃应根据非法目的接受治疗和获救的患者。结果,许多人可能会感到不安,担心他们的尸体会在死后被处理。如果您添加捐赠的遗骸和经济补偿,可能会导致更多问题。遗骸与遗产不同,亲属有权自行处理遗骸。这涉及道德问题,因此一些专家建议暂停本条。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的器官捐赠远远不能满足需求。这一新内容可以大大增加器官捐赠的方式,不应轻易放弃。应该指出的是,近亲们捐献遗体的决定往往不是没有根据的,而是死者遗嘱的执行。当许多人还活着的时候,他们没有时间表达他们的意愿或口头同意,但没有书面同意,或者甚至因为文件的书面同意没有标准化而且没有法律效力。将这些死者视为不愿捐款将不可避免地违背他们的真实意愿。让死者的近亲有机会在他们去世后集体讨论该决定,可以被视为对这种情况的有效补救。

虽然过去在“民法典”中没有涉及内容,但第8条[8x9A8B]中已经有相同的规定,也就是说,过去这种行为是合法的。虽然《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是国务院颁布的一项规定,但其权力低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规定。然而,多年的实践早已证明,这一法律的实施尚未出现明显的不良倾向。将其写入民法是理所当然的。更重要的是,对于患者的健康,器官捐赠渠道应该更广泛,而不是“越来越窄”。

当然,这方面的担忧并非不合理,应该认真对待。因此,需要相关的支持措施来保护它们。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加强捐赠器官和器官的日常宣传和服务,解决死者出生前的麻烦。如果死者在去世前被要求捐款,那么在他一生中没有作出陈述的死者将会大大减少;如果意志和其他方面变得更加规范和可信,由技术原因引起的“前所未有的状态”将大大减少。

此外,应完善由近亲共同决定的规则和程序,并应利用规范堵塞漏洞,避免争议。虽然“近亲的共同决策”的门槛相对较高,但是足够谨慎,但决策过程仍需要加强监督,避免草率的决策,甚至是有利可图的捐助者。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获得利益,避免不利因素,使更多的患者从中受益,并使遗骸的捐赠更加规范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