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餐饮业告别“最低消费”

  • 日期:09-20
  • 点击:(1114)


在不久的将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组织了一次暗访,调查了100家餐馆,发现近一半的餐馆仍设定了最低消费量。私人房间的最低消费费用从100元到几千元不等,具体形式也各不相同。

最低限度的食品和饮料消费问题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目前,最低消费量不仅限于高档中餐馆,西餐厅,火锅店等也涉及。虽然一些餐馆取消了最低消费量,但他们已经用各种方法取代了它们,例如私人房间费,茶室费,指定消费的高价菜肴,有限的特殊菜肴消费和增加的菜肴价格。

设定最低消费量,迫使消费者消费超过实际需求,不仅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权和公平交易权,还违反了国家倡导的绿色消费观念。《关于厉行节约反对食品浪费的意见》明确指出,餐饮业不得设定最低消费量;《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还明确指出“禁止餐饮经营者设定最低消费量”。相关文件明确了餐饮业最低消费的确定性和制度约束,反映了消费者的殷切期望。然而,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的调查显示,部分地区的餐饮业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变化。

餐饮企业必须遵守法律,规范定价,切实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其他费用,如转换私人餐厅费,高价茶房费,套餐费等,虽然法律不禁止,但必须公平合理,并履行积极,全面,准确的通知义务,充分尊重消费者的选择。消费者可以清楚地了解消费,否则他们可能会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执法监督是规范市场的基础。有关部门要积极砍刀,千万不要让最低消费成为餐饮业的“痢疾”。但是,由于有关部门执法监督执法不力,缺乏有效的执法检查,监管难以覆盖大量的各类餐饮科目。有些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不能及时调查和处理。随着时间的推移,发展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因此,有关部门要不断加大监督执法力度,定期组织执法检查,及时处理违法违规行为,增加企业违法成本,形成违法警示效应,逐步规范和净化餐饮业市场。

与此同时,社会各界应共同努力,营造友好和谐的餐饮环境。行业协会应积极推动行业自律,制定惯例,切实制止各种违法收费行为;消费者组织和媒体应发挥社会监督作用,大胆揭露和监督“低消费”等不合理的收费行为,并继续开展消费者教育和宣传。特别是广大消费者应增强权益意识,发挥“用脚投票”的作用,积极抵制最低消费,及时向主管部门报告,迫使餐饮企业积极纠正。只有这样,消费者的“舌头选择权”才能得到有效和有效的保障。

(摘自10月29日《经济日报》,原标题《不能让最低消费成餐饮“痼疾”》)

《人民日报》(2018年10月31日,0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