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上半年代销保险PK:招行与中信代销保费均增超80%

  • 日期:09-22
  • 点击:(573)


摘要

[全国股份制银行上半年销售保险PK:招商银行和中信的销售保费均增长了80%以上]今年以来,该行的代理销售保险产品引起了业界的关注。除了国有银行的代理销售保险外,该行业的关注也很详细。 《证券日报》 9月10日报道,中国工商银行的人身保费收入同比增长119%。五家主要银行的人寿保险公司ABC的净利润最高,而全国股份制银行则出售保险。这种情况也是业界关注的焦点。 (证券日报)

今年以来,银行保险产品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除了受到行业关注的国有银行的代理销售保险(请参阅9月10日发布的《证券日报》《工行上半年代销个人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119% 五大行旗下寿险公司农银人寿净利最高》)之外,全国股份制银行的代理销售保险也是行业关注的焦点。

《证券日报》记者查看了上市的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均披露了代理销售保险产生的保险费收入和代理费收入(“代理保险”。华夏银行仅披露了代理保费收入;华普银行和民生银行仅披露了代理费收入)。代理;平安银行披露了该中介的中间业务收入和平安集团保险费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招行实现代理保费收入490.15亿元,同比增长84.58%。中信银行实现保费收入187.67亿元,同比增长148%。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合计实现保费收入678亿元,同比增长98%。平安银行还提到,上半年公司公共保险代理业务收入(即作为团体保险业务获得的中间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7倍。 -年。

招行和中信银行代销保费收入共计678亿元

由于中国银行破产批评了银保渠道的“小额存款”,因此银保的银保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从已公开相关数据的全国股份制上市银行来看,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合计共销售保险费678亿元,同比增长98%。

具体来说,招行半年报提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代理保险费490.15亿元,同比增长84.58%。 “主要是因为产品的销量大大增加。”

代理保险收入的增加也导致手续费收入的增加。根据半年度报告,招商银行2019年上半年实现佣金及佣金收入392.08亿元,同比增长4.33%。其中,代理保险收入40.76亿元,同比增长30.43%。关于代理销售保费收入对中间业务收入的贡献大幅增加的原因,招商银行提到:“主要是由于银保渠道产品供应的反弹,销量同比增长。上一年”。

中信银行代理销售溢价的销售增长率超过了招商银行。中信银行表示,上半年致力于进一步完善社会养老金和医疗保障体系,继续满足客户保险配置要求。截至6月末,全行累计代理保险业务规模187.67亿元,同比增长。 148%。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同比增加9.19亿元,增长37.01%,主要是代理保险费收入增加所致。

华夏银行表示,报告期内拥有22家理财中心,实现个人理财产品销售8063.49亿元,实现代理保险费25.25亿元,实现理财费及佣金收入670万元。根据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数据,上半年的保险转账取得了显着成效。报告期内,代销业务实际保费6.91亿元。

除上述三家银行外,民生银行和平安银行主要提到代理销售保险业务的手续费收入。其中,民生银行提到,上半年保险销售完成9.74亿元,同比增长82.64%。

平安银行提到,2019年上半年,在公共业务的推动下,累计非利息收入持续增长。其中,代理保险业务收入增长了7倍。零售业务中,全渠道销售代理保险业务实现非利息净收入17.35亿元,同比增长34.4%。

平安银行表示,该行加强区域分支机构之间的业务联系,充分利用银行渠道优势,深化客户运营,针对不同客户群体和场景制定差异化经营策略,努力实现保费规模和投资规模。跨越式增长。 2019年上半年,该行共销售安全集体保险保费5.11亿元,是去年同期的3.3倍。

银监会加强对银行保险市场的监管

无论是大型的国有银行还是股份制商业银行,银行一直是保险的重要销售渠道。代销保险有助于增加银行相对客观的中间业务收入,也有助于为众多中小型人寿保险公司提供保费收入。因此,银行和保险公司一直密切关注银行保险销售市场。

例如,招行行长田慧玉说:“我不能容忍的事情之一就是员工从保险公司那里获得回扣。据我所知,这不是个人现象。 “事发后,关于银保业务“小额账户引起了保险业和银行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银行保险市场也是今年监管的重点领域之一。

8月27日,田慧玉谴责银宝的“小帐户”后不久,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向各家银行和保险局,商业银行发行了《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对于保险公司,对银保市场的进入和退出,业务规则,责任制,佣金支付和保险类型保险的比例提出了更全面,更精细的要求。

华进证券分析师崔小燕认为,在“保险姓氏保险”的政策指导和行业发展趋势下,传统银行保险市场面临压力,产品结构的改善,渠道的优化也值得期待。传统的银行保险渠道需要改革。《办法》的推出明确定义了银保渠道的发展方向,有利于保险公司价值的回报。

关于《办法》的影响,人保寿险公司总裁傅安平说:“监管机构已经采用了这种量化监管规定,以确保银保渠道必须回到保险来源,这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长期稳定的发展。”

除了上述重磅政策外,今年年初,中国保监会在保险中介监督工作会议上强调,银行渠道在保险业发展的不同阶段起着重要作用,但是也有很多问题,甚至积累了一定的风险。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保险保险监督司司长姜波在讲话中明确表示,2019年的首要任务之一是应对银保渠道的混乱局面。此外,今年3月,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进一步加强对银行保险的监管。

数据显示,2018年,银保渠道实现保费收入约8000亿元,约占人身保费收入的30%。如果不包括上市保险费,则中小型保险企业的保险费与总保费之比要远远高于30%。特别是,许多寿险公司占银保渠道保费的80%以上,个人保险公司占90%以上。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395)

供应H13电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