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最大金矿原主管领导被查,斩断那些伸向黄金的“黑手”

  • 日期:10-08
  • 点击:(864)


  2019 中国青年报

  9月20日,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新疆有色金属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新疆有色集团)副总经理徐存元,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过调查,检察机关发现,金泰-红旗金矿原本是李伟、郭玉如两位个体老板的产业,案发前一年才刚刚被中国黄金集团收购。在收购过程中,李伟和郭玉如通过行贿、造假等恶劣手段,硬是将这个只有200多公斤黄金储量的小矿“包装”成了巨矿,高价售卖给了中国黄金集团。更为恶劣的是,在这起案件之中,从上到下,各个级别的金矿收购管理机构都被行贿者“渗透”了个遍,从最基层的辽宁省第十一地质大队,到辽宁省黄金局,再到中国黄金集团的总经理孙兆学,都在金钱的诱惑下沦为了骗子的帮凶。最终,被立案侦查的犯罪嫌疑人多达34人,其中黄金系统有15人,涉案金额过亿。在这起案件中,中国黄金集团几乎可谓“从上烂到下”,连总经理孙兆学都深陷其中,而作为地方政府部门,本应对金矿收购事宜严格把关的辽宁省黄金局,也在这起案件中与骗子蛇鼠一窝、沆瀣一气,这种情况,显然对国家的经济安全带来了严重的损害,也突破了社会与公众所能忍受的底线。而在更早之前,2009年,纪检监察机构也曾查处过一起与黄金矿脉密切相关的大型腐败窝案。当时,两名省级政要与至少十名基层官员接连,暴露出了一个垄断黄金开采的“黑金帝国”,也映照出了行政权力、市场化矿权和农民土地权的矛盾与冲突。其中涉及的最重要官员,就是时任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

  

  由于两度担任黔西南州州委书记,黄瑶在当地十余年苦心经营,得到了“黔西南王”的诨名。纪检系统人士对报道此事的《财经》记者称,黔西南出现的黄金乱象,主政多年的黄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当时的调查主要指向他。这起案件最早的线索,被发现于2008年4月3日。当时,一封署名为“晴隆县大厂镇群众”的举报信寄往了贵州省委,省委书记石宗源批示省监察厅、国土资源厅联合督办。后者经调查形成《关于对群众反映晴隆县黄金矿山非法占地和有证矿山非法挂靠、转让等问题的调查报告》。5月28日,石宗源再次批示要求彻查此案。《调查报告》认定群众反映的四方面问题基本属实:非法占地4300余亩;矿主罗飞低价征地,甚至动用黑社会势力将群众打伤,威逼群众签字;县黄金局违法行政、越权办事,非法批准小矿点挂靠有证矿,非法批准有证矿山承包转让,牟取好处;晴隆县黄金矿山管理秩序和矿业秩序非常混乱。联合调查组认为,2007年晴隆县黄金矿山上交税费仅500余万元,占全县财政收入的不到5%,而县政府每年需投入上百万元恢复矿山生态。调查组建议坚决依法打击责任人,打击活动随即涌向晴隆。2008年9月18日,晴隆县黄金管理局三任掌门同日被兴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罗泽成、罗飞等上百人相继被抓。至2009年9月27日终审判决,晴隆县黄金管理局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原局长杜碧文、陈代华、杨兴隆分别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获刑5年至20年。而后,层级更高的“后台”黄瑶也终于被“揪”了出来。最终,2010年,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黄瑶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黄金象征着财富,但也容易招致贪婪之人的觊觎。对此,有关部门还需严加监督,对试图对国家与人民的金矿“下手”的人严加打击与惩处,如此才能保护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和安全。

  资料来源:澎湃新闻、《财经》杂志、检察日报等

  9月20日,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新疆有色金属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新疆有色集团)副总经理徐存元,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过调查,检察机关发现,金泰-红旗金矿原本是李伟、郭玉如两位个体老板的产业,案发前一年才刚刚被中国黄金集团收购。在收购过程中,李伟和郭玉如通过行贿、造假等恶劣手段,硬是将这个只有200多公斤黄金储量的小矿“包装”成了巨矿,高价售卖给了中国黄金集团。更为恶劣的是,在这起案件之中,从上到下,各个级别的金矿收购管理机构都被行贿者“渗透”了个遍,从最基层的辽宁省第十一地质大队,到辽宁省黄金局,再到中国黄金集团的总经理孙兆学,都在金钱的诱惑下沦为了骗子的帮凶。最终,被立案侦查的犯罪嫌疑人多达34人,其中黄金系统有15人,涉案金额过亿。在这起案件中,中国黄金集团几乎可谓“从上烂到下”,连总经理孙兆学都深陷其中,而作为地方政府部门,本应对金矿收购事宜严格把关的辽宁省黄金局,也在这起案件中与骗子蛇鼠一窝、沆瀣一气,这种情况,显然对国家的经济安全带来了严重的损害,也突破了社会与公众所能忍受的底线。而在更早之前,2009年,纪检监察机构也曾查处过一起与黄金矿脉密切相关的大型腐败窝案。当时,两名省级政要与至少十名基层官员接连,暴露出了一个垄断黄金开采的“黑金帝国”,也映照出了行政权力、市场化矿权和农民土地权的矛盾与冲突。其中涉及的最重要官员,就是时任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

  

  由于两度担任黔西南州州委书记,黄瑶在当地十余年苦心经营,得到了“黔西南王”的诨名。纪检系统人士对报道此事的《财经》记者称,黔西南出现的黄金乱象,主政多年的黄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当时的调查主要指向他。这起案件最早的线索,被发现于2008年4月3日。当时,一封署名为“晴隆县大厂镇群众”的举报信寄往了贵州省委,省委书记石宗源批示省监察厅、国土资源厅联合督办。后者经调查形成《关于对群众反映晴隆县黄金矿山非法占地和有证矿山非法挂靠、转让等问题的调查报告》。5月28日,石宗源再次批示要求彻查此案。《调查报告》认定群众反映的四方面问题基本属实:非法占地4300余亩;矿主罗飞低价征地,甚至动用黑社会势力将群众打伤,威逼群众签字;县黄金局违法行政、越权办事,非法批准小矿点挂靠有证矿,非法批准有证矿山承包转让,牟取好处;晴隆县黄金矿山管理秩序和矿业秩序非常混乱。联合调查组认为,2007年晴隆县黄金矿山上交税费仅500余万元,占全县财政收入的不到5%,而县政府每年需投入上百万元恢复矿山生态。调查组建议坚决依法打击责任人,打击活动随即涌向晴隆。2008年9月18日,晴隆县黄金管理局三任掌门同日被兴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罗泽成、罗飞等上百人相继被抓。至2009年9月27日终审判决,晴隆县黄金管理局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原局长杜碧文、陈代华、杨兴隆分别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获刑5年至20年。而后,层级更高的“后台”黄瑶也终于被“揪”了出来。最终,2010年,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黄瑶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黄金象征着财富,但也容易招致贪婪之人的觊觎。对此,有关部门还需严加监督,对试图对国家与人民的金矿“下手”的人严加打击与惩处,如此才能保护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和安全。

  资料来源:澎湃新闻、《财经》杂志、检察日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