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政策解读)

  • 日期:11-16
  • 点击:(1446)


●基准价格根据当地现行燃煤发电网上基准电价确定。原则上,浮动范围向上不超过10%,向下不超过15%

。这项改革为尚未进入市场的燃煤发电50%的上网电量进入市场创造了条件,这将大大提高电力市场交易的程度。

今年上半年,直接交易电量平均下降率为3.4美分/千瓦时,企业用电负担减轻约300亿元

煤炭发电上网电价正在发生新的变化。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发布《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决定从明年1月1日起将现行的燃煤发电上网定价基准机制改为“基准价格上下浮动”的市场化定价机制。基准价格根据当地现行燃煤发电网上基准电价确定。浮动范围原则上向上不超过10%,向下不超过15%。

“燃煤发电是保证中国电力供应的主要能源。燃煤发电电价平稳有序放开是深化电力市场改革的关键。”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的介绍。

目前的机制难以反映市场供求的变化。

2004年以来,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基准的建立和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对规范政府定价行为、促进发电价格体系的合理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

15年后,为什么我们又要提出改革?"基准价格毕竟是一个固定价格体系."中国宏观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娟表示,近年来,电力和煤炭价格一直处于高位,但电力供需相对宽松,两种趋势之间的偏差所导致的价格影响因素往往较为复杂。缺乏灵活执行机制的“基准价”难以做出适当及时的回应,煤电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势在必行。

此外,由于缺乏价格弹性和形成机制不完善,煤电网上电价的“定价锚”作用明显减弱,客观上不利于水电、核电、燃气发电等跨省跨地区输电价格的合理形成。

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有利条件也在积累。近年来,输配电价格改革实现全覆盖,运营发电利用计划全面放开,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全国面向市场的电力交易量约为2.17万亿千瓦时,比2017年增长30.7%。各类主体越来越愿意参与市场交易。

据了解,目前约50%的燃煤发电电价是通过市场交易形成的。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的数据,2018年全国煤电市场部分发电量的电价平均下降率为煤炭基准电价的11.24%。

“这项改革涉及的是尚未进入市场的煤炭发电量。”通用电力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卢世森(Lu Shisen)表示,初步估计显示,除了电网企业向居民和农业用户供电外,改革还为燃煤发电剩余的50%进入市场创造了条件。

改革后,市场交易将如何进行?根据《指导意见》,对于目前实行基准上网电价的燃煤发电,如果满足市场交易条件,具体上网电价将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市场主体在“基准价格波动”范围内通过场外双边谈判或集中现场竞价(包括上市交易)形成,主要由年度合同等中长期合同决定。不具备市场交易条件或不参与市场交易的工商用户用电量对应的电量仍以基准价格为准。

居民和农业用户的资源优化配置和不变的电价

许多人担心这项改革对煤电市场主要参与者的影响。新机制进一步考虑了上游和下游的波动,将煤炭价格与电力市场条件结合起来,下游需求也会影响电力价格中国电力局工业发展司副司长叶纯告诉记者,从长远来看,煤电价格的放开最终将真正反映市场需求和发电成本,理顺上下游产业链。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新业(Zheng Xinye)认为,改革后,技术进步带来的效率提高将会反映在电价上,低效机组将会逐渐退出市场,从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和发电效率的全面提高。

国家发改委相关官员表示,用户用电成本将“三不变一降”:

居民和农业用户电价水平保持不变,电力供应由电网企业保障。销售电价将继续以当地目录电价为准,保持价格水平稳定,不增加居民和农业用电负担。

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客户的电价水平将保持不变,价格将继续根据当前市场规则设定。

不具备市场交易条件或不参与市场交易的工商客户电价水平保持不变,继续执行目录电价。

参与市场交易的用户电价水平已根据“上下浮动的基价”下调。“改革明确规定,2020年电价不会暂时上涨,以确保工商业平均电价只会下降而不会上升。在电力供需相对宽松的情况下,大多数当地消费者的电价将稳步下降。”负责人分析说。

据报道,今年上半年,全国电力市场交易电量达到1.1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9.3%。直接用电交易的平均减幅为每千瓦时3.4美分,企业用电负担减轻约300亿元。

及时查处价格违法行为

改革后,其他原本与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基准挂钩的电价政策应该如何挂钩?根据《指导意见》,纳入国家补贴范围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上网电价中,属于当地基准价格(包括脱硫、脱硝、除尘电价)的部分,由当地省级电网结算,较高部分按程序向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申请补贴。核电、燃气发电和跨省跨地区输电的价格形成机制,参照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基准,改为参考基准价格。

改革强调凡能投放市场的都要坚决投放市场,政府不会不当干预,燃煤发电电价将最大限度放开。如何保证改革的顺利进行?

"改革强调逐步平稳有序地实施,逐步扩大价格形成机制的灵活性,防止简单自由化造成的价格大幅度波动,确保改革的顺利进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官员表示,考虑到不同地区煤电发展的巨大差异,《指导意见》建议通过市场机制为燃煤机组参与调峰、调频、备用等辅助服务形成价格,以补偿燃煤发电的合理成本,确保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对于燃煤机组使用小时数严重偏低的省份,可以建立容量补偿机制,通过市场化形成容量电价和电价。

另一方面,《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坚持市场化方向,按照国家制定的市场规则和操作规程进行市场建设和电力交易,不为用户和发电企业设定不合理的准入门槛,在交易组织和价格形成过程中不进行不当干预。要及时查处市场主体价格合谋、垄断协议执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电力市场价格违法行为,以及地方政府滥用行政权力排斥和限制竞争的行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