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反腐背后的外地“煤帮”:闽商受反腐影响很大

  • 日期:12-20
  • 点击:(1565)


山西煤炭反腐风暴继续

据媒体统计,自今年早些时候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明道接受调查以来,山西已有7名省部级官员接受调查,其中大多数落马官员与煤炭腐败有关。 山西煤炭系统的一名官员更直言不讳地表示,山西的政治生态“最终是煤炭生态”

在以煤炭行业为主的山西,“煤老板”一直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群体。 一些媒体评估了近年来成为头条新闻的山西“煤老板”。邢利斌、张新明和其他在本轮反腐调查中被带走的人都在名单上。

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些山西“煤老板”中有不少不是本地的晋商,而是浙江商人和福建商人。 其中,浙江商人的煤老板大多来自浙江温州,福建商人的煤老板大多来自福建福清,也被称为“福清煤帮”

山西朔州温州黄某投资的一座煤矿停产。 望着废弃的煤场,黄继续叹息

浙商始于山西省,并“吸取了教训”。

浙商是第一批进入山西煤炭行业淘金的外商。

作为中国历史上的“五大商业集团”之一,浙商以其敏锐的嗅觉而闻名。 早在2002年,当地投资受阻的浙江省温州市的私人资本就开始流向煤矿投资。 从那以后,随着煤炭价格开始上涨,浙江温州商人开始在十几个地区和数百个地方大规模投资山西煤矿。

据了解,浙商对山西煤矿产业的干预始于承包村办小煤矿,大量村办煤矿以“集体命名、个体经营”的形式经营

相关数据显示,从2005年到2007年,温州商人在山西的投资达到顶峰,涌入约1200亿元人民币,购买了当地60%的中小型煤矿。

2007年,山西开始清理煤矿,一群浙商开始逐渐撤离。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大约500亿元人民币已经收回。”。自2008年底以来,随着整合力度的加大,在此期间进入的煤炭商在近450个矿井基本投产前被“冻结”。

2009年,山西引进《山西省煤炭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进行山西煤矿大规模整合 兼并重组后,山西所有注册的中小煤矿都将被国有企业收归国有或控股。 民营资本经营的1000多家煤矿迅速停产,国有资本大举进入。

据媒体报道,当时山西煤炭行业约有4000亿元民间资本被抽走,其中大部分是浙江商人的资本。 另一组数据显示,当时浙江商人投资超过500亿元,亏损超过150亿元。

这一度激起了浙商的反弹 2009年底,浙江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致信中央政府,要求检查和处理山西最新一轮煤矿兼并重组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2010年初,协会还向全球浙商发布公开信,将山西省列为浙商投资的预警区。

今年9月,一份媒体库存称,2009年山西煤炭改革五年后,一些浙江商人仍留在山西,并在此前的并购重组中,通过多方共同努力获得了资源和权利。 另一部分浙江商人选择离开,继续在贵州、新疆、云南等地投资采矿。 一些人也完全退出了煤炭行业,成为了“煤矿工人”

福建商人从“新农村建设”开始,接受了浙江商人的提议。相比之下,晚于浙江商人进入山西煤炭行业的福建商人走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据了解,福建商人早在30年前就开始在山西做生意,逐渐从茶叶和管道阀门等小企业发展而来 相关报道显示,“新农村建设”已成为福建商人进入山西煤炭行业的切入点,山西省孝义市柯村成为其中的第一站。

作为山西铝厂的主要矿区,30年的开采过程中,柯村被渣坑和渣山包围。 2006年,福建福清商人与克鲁西村村民达成协议:福建商人投资回填一些渣坑,为克鲁西村民建造新的居住区;作为交换,在所有村民都搬到新的村庄后,福建商人将开发原有家园下的煤炭和铝资源。

Ke 'er村,废弃矿区治理模式,受到当地政府高度赞扬,成为“省级新农村建设试点” 自此,“新农村资源”露天采煤在山西各地开始开花结果。

2007年,山西省政府提出在3年内控制676个村庄的地质灾害。 其管理方法是:挖采空地区,填沟造地,打井建房。 这意味着一旦它被列入676个村庄的名单,就相当于获得露天开采煤炭的“许可证”。

2009年12月出版的《闽商》杂志中有一篇名为《叩问商机福建“煤老板”轶事》的文章说,“2007年以来,200多名福建企业家在山西晋中、阳泉、吕梁、朔州、大同等地投资157.6亿元,参与农村地质灾害综合治理和新农村建设。”

上述文章提到,仅在2008年,山西省农村地质灾害治理工程的拆迁任务就涉及到11个区市的112个项目 承担相关项目的大部分是福建商人。

太原福州商会会长黄健马塔表示,福建商人对山西煤炭行业的投资更多。最初萌发期为2006年至2007年,2008年至2009年达到小高潮。

据报道,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行时,中国开始整顿煤炭市场,许多人暂时停业。2009年后,煤炭价格反弹,煤炭投资恢复 当时,福清人一个接一个地从浙江接管矿区,成为一股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