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的人才之殇

  • 日期:12-25
  • 点击:(1855)


人工智能有多热?

让我们先看看工业布局。在国际上,谷歌、微软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在大数据、计算能力和算法等领域都有深入的布局。 在国内方面,百度、腾讯、阿里和华为也在忙于部署“战线”,引进各种配备人工智能的智能硬件

人工智能的迅速崛起也推动了资本市场的快速跟进。 高盛(Goldman Sachs)数据显示,2005-08年,对人工智能的投资达到了第一个小高潮,2009-12年投资放缓。自12年前以来,风投对人工智能的投资总额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随着霍金“人类被超越”的“警告预言”一次又一次,人工智能技术的“巨轮”已经全面启航,正朝着我们的生活前进。 随着“机器学习”等技术的成熟,有颠覆生活各个方面的巨大趋势。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集成,智能音箱、人工智能电视和智能冰箱都成为人机交互和智能家庭的新门户。

在第十六届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伟表示,新兴技术产业应加强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加快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技术的研发和商业化。 这一信号意味着,由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引领的发展领头羊正在逐步融入国家政策,并成为发展支持的目标。

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看似美好,但实际上却充满了潜流和不确定性。 根本原因在于复合型人才的缺乏和流失。

先天不足,天赋难求

人工智能人才有多热门?

根据今年6月发布的《全球AI领域人才报告》,全球对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在三年内增长了八倍,拥有190万员工。 在中国,人工智能拥有5万多名人才,居世界第七位。 仅从人才结构来看,十年内38.7%的员工远低于美国的71.5%。 同时,中国的人工智能人才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在二线和三线城市,人工智能人才很少,甚至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也很少。

北京某猎头公司总经理刘女士告诉记者,人工智能应届毕业生的起薪在125K以上,毕业3年的人工智能员工的平均月薪可达25K。

”它不仅是资本市场上的一个甜面包,而且人工智能已经成为新兴科技产业的“聚集地”。 无论是在人工智能领域,还是在任何行业,发展都需要人才。 人工智能领域人才缺口很大,依靠独立培训需要六年多的时间。显然,初创企业迫不及待。 薪酬诱惑、人才缺口和行业竞争决定了我国人工智能行业人才的现状稳定性差、流动性强。 清华大学虚拟现实与人工智能研究所所长温雷军说

同时,他还指出,人工智能涉及心理学、语言学等学科。目前,中国的人工智能人才主要由计算机和自动化等科学和工程组成。人工智能人才仍面临学习和转型,这一过程也要求初创企业“买单” “人工智能不仅仅是算法和程序的拼凑。作为产品开发的技术支持,设计师需要具备人文素质。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圈子里,有句谚语说“快一分钟”和“慢一秒钟”可能是两种不同的结果。 人工智能受到许多初创公司和技术巨头高度赞扬的原因在于这个行业明显的“头效应”,即谁先掌握了产业转型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整合,谁就有望成为下一个被追随的目标。

”今天的头条是一个典型案例 人工智能与新闻信息融合后,大数据可以准确判断用户的阅读偏好,实现个性化推送后增强用户交互粘性 因此,今天的头条新闻已经成为渠道交易员和资本市场成功实现“黄金吸收”的一个有希望的平台 ”温雷军说道

虽然这个行业发展迅速,但也有一个“现象”需要我们注意。 2016年,初创人工智能公司的数量将开始减少,这也意味着第一波初创人工智能公司的布局已经受阻。 因此,不难推测,面对“无穷无尽”的市场需求,创业团队需要付出更多,才能拥有“众多”的企业和人才。

聂磊(化名)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高级工程师。为了完成公司的一个重要项目,他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在11点之前回家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坦率地说,由于压力和经常加班,他的妻子有“意见”。 另一方面,聂磊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遭受长时间加班和熬夜的折磨。

“真的没有办法,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只要你慢一步,你就可能失去一轮融资机会 几乎所有人工智能初创公司都是一样的。加班、熬夜和出差是常见的事情。 你想“领先”吗,对不起,请牺牲你的时间 想要靠其他捷径成功,很抱歉你想得太多,因为这个圈子里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所以很公平 ”聂磊说

最近,一位95后“程序员”盛气凌人的辞职信闯入了朋友圈,指出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初创公司加班的弊端。 在这封措辞激烈的辞职信中,程序员不仅列举了初创公司的许多问题,如计划多变、跨层次管理、单一福利等。还抨击了公司的加班文化。这种以牺牲员工健康为代价来获得企业发展的做法本身是不可接受的。

透支,担心健康

《中国企业员工健康状况和医疗福利报告》一家健康保险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员工的平均活力年龄比实际年龄大5.7岁,只有1.5%的人是年轻人,大多数人是老年人。2016年发布的《北京白领健康调研白皮书》中,近60%的受访者患有慢性病。颈椎合并超重/肥胖、龋齿、慢性咽炎、痔疮、腰椎合并腰肌劳损、胃炎、高血脂和妇科疾病已成为北京白领的十大常见病。根据公共数据,中国62.27%的白领认为自己有“过度劳累和肥胖”现象,而69.81%的白领认为自己有“过度劳累和衰老”现象。

应该指出的是,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等新兴技术行业,员工的健康问题更加令人担忧。这个领域的员工不仅是收入金字塔的顶端,也是亚健康人群的“先锋”。

“常年处于高风险、高压力和精神压力下的员工,身体状况普遍较差,这在科技企业中尤为突出。 一方面,这些企业经常加班熬夜,许多男性员工仍然有吸烟喝酒的习惯,这不仅扰乱了生物钟和新陈代谢,而且在许多生理习惯上伤害了内脏。另一方面,例如,程序员不仅加班和熬夜,而且还承受很大的精神压力,导致失眠、脱发等现象也很普遍。 这些农民工往往依赖青年作为他们的资本,事实上,他们为自己的健康埋下了隐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3A医院主治医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据了解,在日本和美国,“过度劳动和肥胖”等现象将作为职业病被企业“强行干预”。例如,男人的腰围不应超过85厘米,女人的腰围不应超过90厘米,超过的人必须被迫减肥。 然而,在中国,尤其是新兴科技产业,一个完善的员工福利保障机制尚未形成。 从员工的角度来看,健康管理的福利机制仍然是一片空白空

“我们在这个圈子里的收入高于其他行业,但是我们的健康状况普遍较差 我仍然能负担得起一场小病,但我最担心的是,虽然目前的工资相对较高,但如果是大病,我仍然对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医疗费用视而不见。 许多高科技人才的饭碗实际上比想象的要难。 北京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质量控制员刘强说

加班和熬夜是于春博士在人工智能和其他高压行业创始人猝死的消息,这已经敲响了所有初创公司的警钟。 不幸的是,市场竞争也在加剧。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其他初创团队必须迎头赶上,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对于这些“血腥”的教训,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战斗

对于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来说,在竞争业务能力、创新能力和营销能力时,应考虑企业文化建设和员工忠诚度之间的平衡。 建立健全员工健康福利保障机制是留住核心人才、增强公司凝聚力的良好选择。

目前,五险一金显然不能满足新兴科技界的健康保障。 现有的团体保险只能满足意外事故、重大疾病和轻微疾病的补充医疗需求。对于严重疾病的住院治疗,通常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所有行业的痛点都有望首先被保险极客打破。

据保险极客的联合创始人兼联合创始人李硕称,该公司为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和物联网等高科技行业量身定制的价值百万美元的全体员工医疗福利计划将于下周推出。 届时,企业全体员工将实现小病补充医疗,大病报销数百万美元,解决人工智能行业的痛苦,确保员工健康生活。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