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的光芒:欧洲生物类似药概览(三)?

  • 日期:01-01
  • 点击:(1008)


  【编者按】产品的结构与机理越简单,临床试验的要求也就越低,设计更为简单,耗时也更少。尽管如此,即便是只需简单的临床研究的产品在整个研发周期的资金投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还是那句话,生物类似药研究在精不在多,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本文为“欧洲生物类似药概览”系列文章的第三篇,分别生物类似药研发周期、战略合作、产品管线进行介绍。第一篇回顾《闪耀的光芒:欧洲生物类似药概览(一)》;第二篇回顾《闪耀的光芒:欧洲生物类似药概览(二)》。

  本文发于医药魔方,作者为Nesta;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生物产品本身结构复杂,加之需要进行各类临床试验研究的缘故,生物类似药的研发周期和投入远远高于小分子化药仿制药。不同种类生物类似药在临床要求上都不尽相同,进而造成了时间和成本的差异,即便就同一产品而言,不同厂家的生物类似药在临床方案设计上也并非完全一致。一般来说单个生物类似药的研发成本多在1亿美元以上,而当下最为火热的单抗类生物类似药的研发周期绝大多数都在5年以上,甚至部分产品仅临床试验一个环节就要耗费4年以上的时间。

  以下列出了部分欧洲市场生物类似药产品的研发周期基本概况,便于大家结合实例进一步了解。

  

  

  Mylan的Fulphila和Cinfa的Pelmeg均原核表达产品聚乙二醇化非格司亭生物类似药,该产品按照EMA的阐述可以通过理化、功能、药代动力学和药效动力学等方面的比较研究推论出临床疗效的相似性与否,不需要单独在进行临床疗效研究。Cinfa按照此思路在健康人群里进行了两个临床1期研究并将相应的数据用于最终申报,而Mylan则为Fulphila设计了1个I期和1个III期临床试验,在数据上更为丰富,但耗时更多。两者方案虽不相同,但都在符合EMA要求的条件下最终顺利获批。

  

  

  同为单抗产品的Zirabev和Imraldi因产品特点不同在临床方案设计上也存在一定差异,Imraldi的I期与III期临床试验同步进行,节约了大量的时间,同时还进行了两种包装形式下产品安全性等参数的研究,从I期临床开始到正式向EMA申报仅耗时2年;Zirabev相对更加繁琐,仅III期临床就耗费掉了2年半的时间,从I期临床开始到正式向EMA申报共用时4年。

  结构更为简单的小分子多肽产品特立帕肽在临床试验方面仅在54名健康人中进行了其与原研参照药的药代动力学研究用于申报并顺利获批。

  从上述例子不难看出,产品的结构与机理越简单,临床试验的要求也就越低,设计更为简单,耗时也更少。尽管如此,即便是只需简单的临床研究的产品在整个研发周期的资金投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还是那句话,生物类似药研究在精不在多,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2018年10月,研发巨头Momenta确认将停掉五个处于临床前研究和临床I期的生物类似药的研发,同时削减一半的员工,未来将更加专注于创新药研究, 随后又在2019年8月宣布停掉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的研发工作,仅保留处于临床III期的阿柏西普一个生物类似药产品;2018年10月,Merck处于成本及市场价格考虑, 停掉了与Samsung Bioepis合作的甘精胰岛素生物类似药项目;2019年1月,Pfizer确认砍掉了5个处于临床前研究的生物类似药以及150名研发人员,这些产品预计需要4-8年后才能实现商业化;2019年5月,Amgen因产品策略调整,从EMA将英夫利昔单抗MA申请撤回不再申报。

  虽不及创新药,生物类似药的研发因其产品特点注定也是烧钱耗时费精力,在研发的同时市场也在迅速变化,精准研发成为了各路大佬面临的共同挑战。不管是简单粗暴的彻底告别,还是弃车保帅的孤注一掷,再或是去粗取精的理性瘦身,其实都是各家结合实际并随机应变的不同战略调整,无所谓妙手或败招,总在河边走,湿点鞋是肯定的。快刀斩乱麻是解决现在,抱团求温暖则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为了提高研发效率争分夺秒的应对日渐激烈的市场竞争,各大战略联盟也是应运而生。

  

  Sandoz在自身硬实力基础上的核心布局已经基本完成,霸气喊出“你有的我都有,我有的你没有”,现有合作开始向此前未涉及胰岛素以及部分竞争尚未白热化的单抗展开,精益求精,力争进一步巩固霸主地位;Mylan依然在延续“有的都给我,没有的总会有”的借力快速引进策略,Momenta的好心分手带来的影响不会太大,去年跟Lupin和Fujifilm的合作都起到了缓冲加速的作用;Samsung与Biogen和Merck在欧美两大市场延续多年的合作稳步推进,正是“真心永恒,哪怕分成两半”;Abbvie还是Amgen,夹在两任高富帅男友中间的Allergan真的好难,剪不断理还乱,“莫愁前路无知己,谁让大家都姓A”;七年之痒已过的BI与Lilly“再给爱情加点糖,甘精重担我来扛,霸气侧漏真气场,bilibili美名扬…… 或甜蜜或凄凉的爱情故事一直在上演,一眼万年也好,好心分手也罢,好剧从未中断,精彩永不停歇~

  当前各位大佬的欧洲生物类似药产品线主要聚焦的还是近年来专利已经过期或即将过期的年销售额峰值普遍都在10亿美元以上的重磅生物产品,单抗产品占据了其中的绝大部分,整体产品数量(获批+研发)在8个左右。以药王Humira为首的RA双雄和Roche抗肿瘤三件套组成的单抗五霸俨然已经成为各家标配,缺了哪一个都会觉得少了些在江湖上纵横的霸气和显摆的底气。单抗之外的长短非格司亭以及依那西普也是热度不减,用爆棚的人气宣告着野百合也有春天。兰尼、依库珠等其他产品限于适应症及患者群规模等因素目前多少还是有些落寞孤单,在优先级上尚未成为靠前的首选。

  同时拿下欧美市场两个First光环加持的老牌霸主Sandoz,当前已有8个生物类似药产品获得EMA批准,曲妥珠单抗等三个单抗产品也已处于III期临床阶段。在现有管线基本囊括了当下主要热门生物类似药的基础上,Sandoz开始逐步向胰岛素等此前未涉及的其他生物类似药领域扩张。在早前以自我研发为主的基础上,近两年明显加快了通过外部合作引入新产品以提高研发效率的步伐。生物类似药一直是Sandoz的传统优势领域,在将部分盈利较低的仿制药业务剥离后,Sandoz得以在未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其中。

  Sandoz欧洲生物类似药产品管线

  

  早年兼并Wyeth以及2015年对Hospira的收购都极大地增强了Pfizer在生物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的研发实力并很好的扩充了产品线。在研发生物类似药的同时,Pfizer还有着20余个处于不同临床阶段的生物创新药项目,相比一些专注于生物类似药研发的公司,宇宙大药厂的面铺的更广、投入也更加巨大。此前的退还兰尼单抗商业化权利、年初在结构重组大背景下对研发初期生物类似药项目的削减都反映了Pfizer在生物类似药领域更加理性、追求高效的策略。Pfizer目前在欧洲已有5个产品获批,利妥昔和阿达木单抗两个单抗产品分别处于待申报和审评状态,聚乙二醇化非格司亭仍处于I期临床阶段。

  Pfizer欧洲生物类似药产品管线

  

  以EPO发家、手握Enbrel等多个重磅生物创新药产品的Amgen在近40年的发展史上通过自身研发+精准收购的策略创造了无数的辉煌,同时也在积极地发展着与自己竞争的生物类似药,在凭借超强的诉讼实力将一个个生物类似药拒之门外的同时也在乐此不疲的冲击着隔壁老王们的战略阵地,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一个矛盾结合体,或许正是这种知己知彼的分裂状态才造就了其在生物类似药战场上的百战不殆。Amgen在欧洲已有阿达木单抗等三个生物类似药产品获批,除去因市场竞争策略改变撤回的英夫利昔单抗外,处于研发末期的生物类似药产品也仅有利妥昔和依库珠单抗两个产品。产品线看似数量不多,但千万不要忘了人家手中那一把原研好牌。

  Amgen欧洲生物类似药产品管线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身为小分子仿制药巨头的Mylan从十年前投身生物类似药大潮一开始策略就很明确,就是通过研发型合作伙伴快速推动生物类似药产品的开发,利用自身在美欧两大市场强大的药政、诉讼实力和成熟的销售网络尽早实现产品的商业化销售盈利,与Biocon和Momenta的两大战略联盟便是在该种策略指引下应运而生。道路自然不可能一帆风顺,并非每个产品的研发进度都能如己所愿、火箭窜天, 这种情况下Mylan又展现了很好的应变实力,通过寻找处于临床末期和注册阶段的新的伙伴实现了完美逆袭。所以说适合自身的正确策略很重要,而危急关头临危不乱的应变能力更为可贵。Mylan在欧洲已有4个生物类似药产品获批,另有3个产品处于3期临床和审评中。

  Mylan欧洲生物类似药产品管线

  

  Celltrion的诞生多少有些传奇色彩,纵然命运眷顾,更重要的还是通过自身努力把握住来之不易的每一个机会。从成立仅用了十几年的时间,韩国一哥便凭借着稳健的研发和强大的产能闪亮欧罗巴,先是在2015年成功首仿上市了全球第一个单抗类生物类似药Remsima, 随后其利妥昔生物类似药又于2017年在欧洲首仿上市并在2018年第二家推出了曲妥珠单抗生物类似药, 通过三个单抗产品的协同布局为后续产品线的扩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阿达木和贝伐单抗两个产品已经进入III期临床,另有依那西普等4个产品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最快的奥马珠单抗将于明年启动1期临床。

  Celltrion欧洲生物类似药产品管线

  

  凭借着将产品做到极致的信念,Celltrion在此前静脉注射版Remsima基础上又开发了皮下注射版,目前即将获得欧盟正式批准。同时为了进一步保证镇山之宝Remsima的全球供应,近期又与Lonza达成生产合作协议,目前19万升的年产能又进一步得到了补充。在生物类似药之外,Celltrion的生物创新药研发也在同步进行,目前已有多个产品处于不同的研发阶段。Celltrion预计未来10年将在生物制药领域投入336亿美元,研发将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覆盖20个新的第二代生物类似药。

  说起三星,几乎无人不知,说起做生物药的三星,不少人都会诧异,从电子设备到药品的跨度确实不小,毕竟不是所有产业都像房地产一样有钱能使砖头自己往上落。作为三星集团五大新战略业务单元的三星生物成立于2011年,Samsung Bioepis则是三星生物与Biogen Idec于2012年成立的合资公司,本质上还是一家韩国公司。

  Samsung Bioepis欧洲生物类似药产品管线

  Samsung Bioepis欧洲生物类似药产品管线.png

  Samsung Bioepis与Celltrion像极了足球圈里的梅西跟C罗,绝代双骄、亦敌亦友,上演着一出韩国版的《小鱼儿和花无缺》。在英夫利昔单抗上吃了败仗的Samsung Bioepis成功凭借曲妥珠单抗首仿扳回一城,此外两家公司在阿达木和贝伐单抗两个产品上都有重叠。Samsung Bioepis商业合作相对比较简单,现有产品线分别被Biogen跟Merck两家公司瓜分,除了目前已经获批的4个产品外,贝伐单抗等3个产品也已经处于审评中或研发末期,整体进度相对较快。

  Vir Biotechnology在纳斯达克上市,加速乙肝等传染性疾病新药开发

  微芯生物联手诺禾致源,加速西奥罗尼与伴随诊断产品研发进程

  网传腾讯拟向高瓴资本药房业务投资5亿美元,联姻将给双方带来什么?

  欧狄沃在中国获批第二个适应症,百时美施贵宝加速新药成果转化

  千亿市场持续酝酿,国产生物类似药如何实现从0到1?

  首个国产生物类似药获批上市,复宏汉霖拔得头筹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